英语教学 英语名师畅谈 自然拼读教学盛行,音标可以不用教了吗

  • A+
所属分类:成人英语

音标究竟还有没有必要教?

语音教学是英语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英语学习的起始阶段,教师应通过系统的教学内容设计帮助学生打好语音基础,以更好地促进其词汇学习和听、说、读、写、看等能力的全面发展。

反之,如果学生的语音基础不牢固甚至出现缺漏,很容易成为其后续知识学习和能力发展的障碍,影响学生综合语言运用能力发展的后劲。严重时,还可能导致学生的英语学习兴趣和信心减退或丧失,导致学生过早分化乃至放弃英语学习。

中国学生学英语,音标是一种很有效的辅助工具。音标曾长期作为我国基础教育英语课程的必修内容,2001 年新一轮课程改革启动后,小学阶段(一级二级)英语课程内容和目标要求中,对音标教学未做明确具体要求,各版本新课程标准英语教科书中,音标也大都不再作为必修内容进行专门教学。于是,这一时期的英语语音教学实践中逐渐产生了多种不同的解读。

据笔者近十几年听课教研和教材培训工作中了解到的情况,不仅不同省市地区对音标教学的认识差别很大,即便在同一地区甚
英语教学 英语名师畅谈 自然拼读教学盛行,音标可以不用教了吗
至同一学校,不同教师对音标教学的理解和处理方式也不尽相同。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有:

●教音标是落后的英语教学理念,新课程改革后中小学英语不再需要音标教学;

●音标教不教都可以,教师可以而且应当根据当地情况和学生实际需要灵活选择取舍,这是英语课程标准灵活性的一种具体体现;

●小学阶段暂不教音标,到初中阶段再开始系统地进行教学;

●小学和初中阶段都不必要教学音标;

●公立学校的课堂教学中不再教音标,有需求的学生可通过其他方式自由选择课外学习。

中小学英语课程中,音标究竟还有没有必要教?适合从哪个年级开始教?具体教到什么程度?用什么样的方式教?二十年来,从课程理念到教科书编写,从教研活动到一线课堂,从学生到家长,对这一系列问题一直存在各种模糊认识,实践中也缺乏可操作性的基本规范。这种状况如长期存在下去,会影响英语教学的整体效益,影响中小学英语课程育人目标的落实。

下文笔者将结合英语语音教学中常见的困惑和问题,对音标在中小学英语教学中的独特价值和功能进行分析,结合曲阜市小学四年级英语音标教学实践,提出了笔者对于音标教学的认识和反思,供关注音标教学的同行参考和指正。

音标是外语学习者掌握语音的有效工具

音标对英语母语者和外语学习者的作用有本质区别。英美国家的儿童大多数都不学音标,也能掌握英语语音。至于中国儿童,音标就是很必要的辅助工具。

主要原因就在于英语学习的环境和条件。中国语境下学英语,不学音标而掌握语音所需付出的时间、精力乃至经济成本等条件远非一般学生所具备。

从语言和语音发展过程看,英语环境下不学习音标而掌握语音,主要是依靠大量、长时间、高频率的优质可理解性语音输入,配合优质语境反馈,其认知过程与母语自然习得过程类似。这种学习语言和语音的模式,所需条件其实很苛刻,比常人想象得高很多。

仅以时间为例,母语国家儿童基本掌握英语时所经历的语言自然浸入时间,换算成中国小学一般学校的英语教学课时,大约累计需要四十年。这还未考虑起始年
英语教学 英语名师畅谈 自然拼读教学盛行,音标可以不用教了吗
龄、语言输入质量、频率、遗忘、干扰、语言认知和社会关系同步支持等其他复杂因素。

母语自然习得的方式不一定适合外语学习者。英语教学中可以适当借鉴语境中的自然语言输入方式帮助学生学习语言,这种方式在激发儿童英语学习的兴趣,降低入门难度,减少学习焦虑等方面有一定优势。

然而,即便逻辑上采用自然输入反复模仿的方式习得英语语音成立,但若以某一具体语音技能水平为参照,中国学生所需要投入的时间和成本高太多,至少目前条件下对多数家庭和学校还不具备现实可行性。

近十多年来,中小学英语教学中提倡大量跟读、模仿的教学理念,理念本身并没有问题,然而很多教师由此做出推论,误以为从此不再需要教音标了。单靠听音跟读来学会读单词说英语,学校规定的课时远远不够,而且这种主要通过泛听输入的方式对学生的词汇量和语言结构熟悉程度也有较高要求。如不具备相应条件,采用自然输入的听书(“磨耳朵”)方式教学,学生听到的就不是英语语音,而是无语义的噪音或支离破碎的音节片段。

认为不需要教音标的观点中,大部分是以英美国家儿童 “不学音标照样可以掌握语音” 作论据的,对当下的中国学生来说这个论据是站不住脚的。

自然拼读不能代替音标学习

有人认为自然拼读可以取代音标成为中国学生学习语音的工具,这种认识是有问题的。自然拼读的主要功能是帮助母语儿童学习读写,它的工作原理和起作用的条件与音标有本质区别,也不可能代替音标。

下面从音标和拼读的不同性质,以及中国学生与母语学生学英语的不同认知过程这两方面进行分析。

01

自然拼读和国际音标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学习辅助工具,它们的功能不同,适合对象也不同。

在英语国家,自然拼读用以辅助儿童学习阅读和拼写,主要是解决 “文盲” 问题,并非语音学习工具。音标是标注语言文字发音的注音符号系统,英语学习中音标常用来帮助学习、规范、矫正和记忆单词的发音。

自然拼读在英美国家有百年历史,它用来辅助基本掌握了英语听说的母语儿童学习英文读写。因为英语是表音文字,字母
英语教学 英语名师畅谈 自然拼读教学盛行,音标可以不用教了吗
与发音有紧密的对应关系,一旦儿童掌握了字母和发音的对应关系,就能把单词读出来,而不需要特意通过音标来学习。

自然拼读可以帮助儿童将听说词汇转为阅读词汇,在拼读过程中,当母语儿童发现字母和发音的对应关系后,一旦读出单词,就能自然联系大脑中储存的对应语音,顺利地理解单词意思,听力词汇就自然转换为读写词汇。这样,学生就能逐步学会阅读。

举个例子:一个 5 岁的英国小男孩 Tom,已掌握了约四千常用词(别人说时 Tom 能听懂,Tom 自己也能根据需要自如运用,也就是英语教学中常说的掌握了这四五千词的发音、词义和常见用法搭配等)。Tom 虽未经专门学习训练,但英语语音在母语环境中已自然习得。日常英语会话交流基本不存在问题,能听懂别人的话,也能说出大量的 “语法正确” 的句子。

但是,Tom 这时还只是个英语听力口语基本过关的 “文盲”,因为他既不会读也不会写。要解决读写的问题,自然拼读就可以作为很有效的辅助工具。通过系统训练,结合专门编写的分级读物,一般经过几年时间,Tom 就能基本掌握这种对应规律,逐步做到 “见词能读,听词能写”,读一般的小说故事、写简单的句子文段也没太大问题。

从上述 Tom 的例子可以看出,母语儿童学习拼读时,听说能力已充分发展,积累了足够的词汇,整体掌握了英语语言的基本规律,而后不过是通过自然拼读来辅助学习 “读书写字”。

中国学生学英语的情况,前提条件、认知过程与此都有本质不同。大多数中国学生开始学英语时,语音、词汇、拼写基本是同步进行的。也就是说,开始接触学习自然拼读的中国儿童,绝大多数既没有掌握英语语音和基本句法规律,也不具备几千词的基本词汇量。

02

中国学生学习自然拼读具有一定特殊困难。不学音标只依赖 “感知” “体验” 的拼读方式,通过培养 “拼读意识” 让学生逐步掌握英语听说读写技能的思路,不是对错或好坏的问题,而是适合人群的比例和概率问题。

缺乏母语环境,不具备听力词汇积累的中学学生,使用自然拼读转化工具时缺乏必备的可转化内容储备,这种情况下自然拼读就丧失了它最大的意义。

母语学生进行拼读前已掌握了词汇的发音和意义,只是通过拼读进一步掌握词汇的拼写形式,所以它的目的是帮助学会阅读而不是学发音,而中国学生通过学习自然拼读即使真的做到了 “见词能读,听音能写”,也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因为缺乏对应的语言意义,能读出来的只是 “声音” 而不是 “语音”,能写下来的只是 “字母串” 而不是 “词”,除非他们也已经学习掌握了四五千听说词,而这对绝大多数中国小学生来说是不现实的。

现实情况是,中国学生使用拼读工具与母语学生的这种本质区别经常被忽略。中国学生靠拼读学习发音有些自身无法克服的问题。

从中国学生学习英语语音的角度看,自然拼读无法取代音标的教学功能。随着学习内容的深入,中国学生靠拼读学习语音逐渐暴露出某些缺陷,例如:25%-30% 的不规则单词无法直接读出;相同字母或字母组合在不同单词里面发音可能不同,不同字母或字母组合的发音又可能相同;多种发音方式的元音不知该选哪个;无法判断双音节及多音节词汇的重音;听力不够敏感的学生单靠听音模仿掌握发音有难度,很难掌握到位等等。

近二十年来,国内英语教学中关注自然拼读的逐渐多起来,部分地区的学校教学中,自然拼读也被借鉴到英语课堂中,并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尝试。有的用它教语音,有的用它培养学生的 “语音意识”,有的用它培养读写能力,形式多样,不一而足。但具体效果如何,依然需要不断地进行研究、证实,找到最适合中国学生的教法。

中国学生学习音标的必要性

01

音标辅助英语语音学习有优势。国际音标是语言学家研究和记录语音的工具,语音与符号之间对应齐整,没有例外,使用中可操作性强。

目前英语教材中使用最广的 “国际音标” 是 DJ 音标第 14 版。DJ 音标来自 Daniel Jones 所著的 English Pronouncing Dictionary 一书,使用了 IPA 的一部分音标作为英语教学音标,它主要是为外国语人学英语提供发音的规范,因此有很强的针对性。

英语音标符号数量非常有限且无例外,一旦掌握就能以简御繁,大大提高语音学习效率,带动其他技能的发展。

02

音标是中国学生学英语的重要工具。如果不学音标,只靠听音模仿,中国学生很容易只会鹦鹉学舌;因担心忘了单词读音而用汉字给英语单词标注读音的做法,在今天的小学生中也并不罕见。学生普遍存在长短音不分,如吞音、加音等现象严重,如 worker 读成 work;不懂拼读规则,缺乏音节意识,朗读句子生硬、无节奏感;只靠死记硬背掌握单词的发音,容易造成词汇学习的音、形、义脱节;随着学习的推进长单词越来越多,学生拼读和记忆单词也越来越困难。

教学中因语音基础不好引起的一系列问题提醒教育工作者,从实际教学需求角度,资源、课时、师资、语言环境等方面条件相对有限的广大欠发达地区,音标作为英语教学的辅助工具,仍有较大面积的需求,应该让音标继续发挥作用。

03

音标有助于小初英语教学衔接。小学不教音标,初中教师想当然地认为小学已学过音标了,高中教师更不可能教授音标,所以,这么多年不难发现,很多学生学一辈子英语却不认识音标,不得不承认这是荒唐甚至是荒谬的。

有些使用很广的初中教材,语音学习内容编排在附录中,老师会因课时紧或重视不够而忽略这部分内容,结果学生的拼读能力得不到应有的训练,离开老师和录音就不会读单词了。

高年级教材词汇量猛增,学习困难的学生丧失信心,令人担忧。尤其是广大欠发达地区,这些年来语音教学的质量不容乐观。我国的英语语音教学应继续重视字母、音素、音标的教学,这是英语语音学习的基础。

04

学音标不会增加学习负担。一些人不主张小学教音标,是担心会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或者担心与汉语拼音相互干扰。

首先,不学音标,减少了学习内容,表面看是减少了教学负担。但实质上只是暂时掩盖了矛盾,把负担和困难推迟到中学阶段。因为缺乏必要的基础工具,后续学习中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障碍,学习效率低下,负担必然会随之累加,这就与不教音标的初心背道而驰了。

其次,音标与拼音相互干扰,这只是一个猜想,而非科学研究结论。从很多双语或三语环境中长大的儿童语言发展的案例观察,这种猜想缺乏依据。在没有确凿可信的结论之前,不应该出于主观担心就放弃音标教学。

实际上,过去几十年的音标教学实践表明,音标与汉语拼音是否干扰,关键在于教师的引导和点拨。如果引导得当,拼音不干扰音标学习,反而会迁移到音标学习中,提高学习效率。

目前,全国范围内小学普遍开英语课是从三年级开始,这时学生大多数已经学习掌握了汉语拼音,而拼音本来就是参照国际音标研制的一套标音符号,音标中的辅音大致对应于拼音中的声母,音标中的元音与拼音中的韵母相通。

至于自然拼读中非常重视的拼合意识,只要学习掌握过了汉语拼音,基本可以直接迁移到英语单词的拼合上来。英语音标除与汉语拼音中较为相近或相似的,真正需要学生重点训练的不到一半。

例如 /b/ /p/ /m/ /f/ /s/ 等辅音音素与汉语拼音中的对应声母相似,英语的单双元音与汉语的韵母也有很多发音相似,教学中结合典型例词对照练习,不需花费太多时间。

当然,还有另一部分英语音标与汉语拼音有别,需单独分类进行教学和练习。此外,音标教学是不是会增加学习负担,还与考试评价直接相关。

小学教音标,目的是帮学生熟悉单词发音,辅助正确发音和记忆单词,不是为了记住或会写音标符号。有的地方小学考试,用以前测试中学生的办法,让小学生写音标,或者进行很细微的单词辨音等,种种不恰当的做法会增加负担,但这不是音标教学本身带来的。

05

音标学习能促进学生英语综合素养的发展。

首先,音标学习可促进学生思维的发展。学音标的过程也是学生反复体验语音、语义、拼写形式之间多重对应关系的过程,学生就能体悟到字母和音素的对应关系,慢慢形成音节意识,是个非常有意义的认知过程。通过不同符号系统的认知和对比、转换,学生的逻辑思维、分析推测能力等多方面思维品质都会得到锻炼。

其次,掌握音标工具,能进一步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学好了音标,读单词更准,记单词更快,也会带动听说读写能力的发展。

最后,学习音标最大的益处并不仅在于它能促进学生听、说、读、写、看等能力的提升,由于掌握了拼读和记忆单词的技巧,掌握了查阅词典等自主学习的技能,学生更容易体验到语言学习的成就感,成就感反过来进一步激发他们学英语的兴趣和自信心,形成良性循环。从这个意义上讲,音标教学有助于达到 “教是为了不教” 的教育宗旨。
英语教学 英语名师畅谈 自然拼读教学盛行,音标可以不用教了吗

音标教学,值得保留!

上文论述了音标教学在我国中小学语英教学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结合教研和教师培训实践中遇到的问题对音标教学进行了分析并得出以下结论:

目前国内大部分地区的教学环境下,音标教学在中小学英语课程中仍有十分重要的价值,不应受到忽视,更不宜盲目排斥。

小学生经过三年级英语字母、词汇和语音的感性积累后,可参照上述实践案例的做法结合当地具体情况,在小学中高的年级进行音标教学。

当然,本文论述预设的出发点是以我国一般地区普通学校的师生为参照,音标教学的必要性在大中城市部分学校也可能表现不突出,需要音标教学的学校遇到的具体问题也可能有所不同,希望本文关于音标教学的观点和实践能抛砖引玉,期待更多有识之士更有价值的深入研究和思考。

来源 |《基础教育外语教学研究》2020年第12期。作者 | 陈儒亭 陈力 转自 | 英语教学与考试,明师俱乐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进行联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